■各地交通頻繁發生嚴重擁堵,給社會帶來巨大時間與效率損失以及更加嚴重的尾氣排放、空氣污染和公眾“不幸福感”。
  道路擁堵不堪、住房供不應求、公共交通難堪重負——近年來,我國城市化進程加速,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在促進經濟繁榮的同時也帶來各種煩惱。怎麼辦?於是,限行、限號、限購、限貸、限流……“限字訣”在各地輪番出台。然而,問題解決了嗎?“限象”,成為參加兩會的代表委員熱議的話題。
  “限”了之後,問題依舊
  一項由北京市交通委發佈的交通運行報告顯示,2013年北京全路網工作日平均每天堵車1小時55分鐘,比上年每天多堵25分鐘。這意味著,實施交通限行政策已3年的北京,擁堵形勢不僅沒有明顯改善,反而進一步嚴峻。
  “城市交通體系頻繁發生嚴重擁堵,給社會帶來巨大時間與效率損失以及更加嚴重的尾氣排放、空氣污染和公眾‘不幸福感’。”談及交通擁堵,生活在北京的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深有感觸。
  以“擁堵”為代表的交通體系運轉問題,在中心城市、省會城市,已具普遍性。2011年,北京在全國率先出台包括汽車限購、尾號限行在內的一系列措施,隨後,廣州、天津、成都等城市接連出台類似政策,以期緩解日趨嚴重的交通擁堵問題。
  但形勢並未因此改善。“以搖號限購等方式控制機動車總規模上升,充其量不過是推遲交通系統‘堵死’狀態到來的時點;中心區大幅提高停車費標準,也只能起一點有限的緩解作用。”賈康說。
  除了限行,還有限購。據記者不完全統計,自2010年以來,作為一系列房地產調控政策的重要一環,限購、限貸、提高房貸首付比例等具體措施已先後在40多個城市出台並實施,以期緩解住房供需矛盾,抑制房價過快上漲。然而,客觀現實卻是,去年70個大中城市住宅銷售價格除溫州外69個同比上漲,最高漲幅達到21.9%。這其中,為數不少的城市,房價相比3年前各地集中出台限購政策之時,已幾近翻番。
  “限”字並非萬能帖多少剛需被誤傷
  一些接受採訪的市民認為,限購、限貸、限號、限行的頻繁使用,一個直接的後果就是誤傷部分剛需消費者,同時可能會積累更多問題。
  30歲的冷先生一直想在北京換個大一點的房子,在他看來,限購、限貸一方面無法從根本上抑制炒房,另一方面也會傷及改善型住房需求。
  “就拿銀行限制貸款來說,這根本限制不了資金雄厚的炒房團,限制的只是那些因為孩子上學、子女結婚等想要貸款換房的人群。可如果解除限令的話,房價一定會報複性的反彈。”冷先生說。
  全國政協委員、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認為,從近期少數熱點城市又有“地王”出現,並呈現住宅成交量上升和房價回漲的勢頭看,現有調控政策主要是基於以戶籍限購和房產交易稅為主的短期政策已呈現明顯缺陷,一旦“被微調”,就有可能會出現房價反彈甚至暴漲局面。
  “有時,限是需要的,但不宜亂用。”賈康委員認為,儘管有關方面在政策推行方面做過諸多社會解釋性工作,但仍然面臨諸如社會公平性方面的爭議,尤其是在政策並未取得符合社會預期效果時,爭議之聲還可能高漲,政府念起“限字訣”當慎之又慎。
  防範從“限字訣”轉向“費字訣”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其效果自然不會太好。”蔡繼明代表說。
  在“限令”不斷出台的同時,一個新的動向也已引起人們的關註:一些城市的管理思路,正從念“限字訣”向“費字訣”演變。
  去年秋天,一則關於“北京、上海正在研究征收擁堵費”的消息,引起了兩座“大堵市”市民的普遍關註和擔憂。
  “不能一齣現問題,就讓市民埋單。”有網友說。
  “對市場主體來說,法無禁止即可為,對政府部門來說,法無授權不可為。設限、收費這樣的城市管理方式,顯然與當前我國簡政放權、推行權力清單制度、加快政府職能轉變的要求相距甚遠。”全國政協委員、國家行政學院原副院長周文彰說。
  以長效機制破解“大城市病”
  “限招”之後如何出招?參加全國兩會的一些代表委員,就如何建立長效機制破解“大城市病”開出了藥方。
  大家普遍認為,城市在快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以人口擁擠、交通堵塞、住房緊張、公共環境惡化為“病癥”的“大城市病”,是我國在快速城市化、工業化過程中無法避免的“成長的煩惱”,僅靠一些限制手段不可能解決根本問題,還應該從出台配套措施、建立長效機制等方面破題。
  由於小客車限行、限號,不少私家車主不得不在上下班高峰期加入擠公交、擠地鐵的乘客大軍,進而又加劇了公交、地鐵的壓力。對此有代表認為,在對私家車限號的同時,交通管理部門應加大配套建設,把精力放到優化道路設計和發展公共交通上來。
  “與其頻繁出台各種限行措施,不如老老實實地反思現行城市規劃和道路設計的缺陷,扎扎實實地將精力和財力花在公共交通的發展上,花在交通規劃和道路建設的補課上。”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大學法學教授楊震說。
  “在限購對房地產市場調控效果不佳的背景下,必須要有緩解樓市供需矛盾的配套舉措。”在談到限購問題時,全國人大代表、經濟學家辜勝阻認為,政府應加快保障房、廉租房建設,以減輕樓市壓力。
  也有代表委員認為,交通擁堵、房價高企的背後,暴露出的是城市規劃不合理等問題,因此下一步應在提高城市規劃方面下功夫。
  “權宜之計過後,更要找到解決問題的長效機制。”全國政協委員、國家行政學院原副院長周文彰認為,我國出台限行、限購的城市,都是人員密集度高、城市功能過於集中的地區。應借鑒歐美經驗,大量建設衛星城,將主城區的功能分散,從而減少主城區交通和住房壓力。  (原標題:限行、限購……“限字訣”包治百病�
創作者介紹

全家幅

bpzbxbxf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